马英九将咸鱼翻身?媒体:“九二共识”需代言人

2018年05月24日 19:35:40 来源:中国新闻

  原标题:王睿:再战2020?马英九将“咸鱼翻身”?

  [文/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王睿]

  在蔡英文当局上任满两周年之际,台湾民间传出由马英九再参选2020的呼声。为什么会是马英九?这种呼声的思路是什么?台湾选举还能不能带给这座岛屿希望?

  台湾的革命根苗已在1950年代被“白色恐怖”基本扑灭,眼前的街头陈抗也看不出形成革命的可能。至于“无色力量觉醒”,或许是舆论上的善意造势,但在岛上政党政治的制约下,那转化为政治权力的机会也不大。2006年的百万人反贪倒扁(“红衫军”)运动,就是个为德不卒的例子。

  因此,除非内外局势演变到大陆决定以非和平手段维护“九二共识”的地步;否则,通过台湾的尽管是比烂的选举机制来逐步调整路线,自然是比较低成本的可行途径。

  

  现在绝大多数人都已认知台湾困境与两岸僵局的原因,在于“九二共识”被单方面否定。这个认知和现实上的大气候,决定了台湾2020年选举的主调就是“九二共识”。

  本来在2016年5月以前,“九二共识”对许多人而言就象是空气,它很重要却没有感觉,许多台湾人甚至不知道它;但经过台湾当局两年多来的倒腾,“九二共识”反而被所有人感觉到它的重要,而成为“台湾共识”,无论是肯定或否定。那么,2020年台湾选举的主要语言,无疑就是“九二共识”的对决。

  在这样的态势下,岛上肯定“九二共识”的民意,就需要一个政治上的代表人物。顺着台湾的选举机制来看,比马英九合适的人物固然有,但未必有政治上相应的实力与号召力;而具有实力或资源的政治人物,在“九二共识”的立场上,又未必比马英九还可靠。

  现在否定“九二共识”的一方,正在对马英九进行政治整肃,但同时也为肯定“九二共识”的一方积累选举资本。岛上司法不像西方民主理论所说的那样,成为对行政权制衡的一方,而是附庸在行政权下的工具。以最近台湾的教育、经济、政治、社会和文化领域的失衡现象,可为证明。因此,马英九受到“司法迫害”或“政治追杀”的同时,他所象征的政治符号也就更为鲜明。所以说,因缘际会,马英九成了台湾方面“九二共识”的最佳代言人,这是比烂选举下的不得不然。

1998年台北市长选举,国民党台北市长参选人马英九以高票当选,民众送马英九一匹琉璃马。(图源:台湾联合报)

  只不过,马英九在2016年任期届满前,并未落实或巩固全方位的“九二共识”,比如中小学课纲、对美军购、保钓政策等等,甚至出现背道而驰的作为。而他自称“我是中国人”的声明,也在后来噤声不言;其“不统不独不武”的政治框架,则更在后来被蔡当局袭用为“维持现状”的谈资。所以,马英九及蓝营在“九二共识”作为上的摇摆性,给了政治对手以可乘之机,导致蓝营在2014年“太阳花学运”以来的一路溃败。如此说来,马英九及蓝营被追杀抄没,也是咎由自取。

  但是,马英九及蓝营的溃败,并不等于“九二共识”的溃败。只不过囿于台湾选举政治、政党政治的现实,蓝营成了“九二共识”的资本家罢了。而台式选举,没有资本就无法胜选,从而无法取得行政权,“九二共识”也就无法在政治上扶正。现在“九二共识”资本家一败涂地;但“九二共识”却已成为台湾民众的共识。这说明“九二共识”资本家需要服从、协调和重整台湾内部各阶层的力量,才有可能重新在2020年的选举中,击败否定“九二共识”的一方。基于这种原因,咎由自取的马英九,竟有可能咸鱼翻身!

  而其他人,比如柯文哲,他身上没有“政治迫害”,对“九二共识”也缺乏相应的必要性和紧迫感,难以和绿营形成选举政治所需要的对决态势。再如蓝营内的实力派王金平、吴敦义、朱立伦等人,其“九二共识”掺水或比马英九还多,遑论过去的行政资历与当前的政治人气。

台北市长柯文哲(图源:台湾联合报)

  至于比较进步的“统左派”,在台湾的政治现实下尤难胜出,所以颇受马英九敬重的“统左派”前辈陈明忠说:“从积极的角度出发,只要反对“台独”、支持统一,我们都可以合作,即便不主张社会主义也没关系。以左作为前提条件,会减弱统派的力量,这样不好。应该先联合求统的力量,左不左没有关系。”

  陈明忠并建议北京直接挑明“一中原则”,以取代“九二共识”的说法。而事实上,没有“一中原则”,就没有“九二共识”可言。以2020年的台湾选举来说,重要的还是形成“九二共识”的对决态势,以一举决定台湾路线。

 

  固然许多人已对台湾选举不抱任何希望,但在大陆改变“和平统一”的方式以前,2020年的台湾选举或许是个“和平统一”最后的契机与指标。在一定程度上,它将影响大陆对台的基本方针政策。从历史上和国际政治的视野来看,正如陈明忠指出,台海两岸分裂的元凶是帝国主义。“台独”主要还是帝国主义在中国内部的代理人;打击“台独”,因而是中国人民反帝斗争在内部的表现方式。

  就“两个一百年”的战略目标来看,既然“两岸同属一个中国”,则中国在2021年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”前夕,会以何种方式处理两岸关系?这跟马英九会不会再参选2020的问题一样,即使万事俱备,也要看时势的发展,比如2018年底台湾地方县市长选举的结果。

  以台北市长为例,柯文哲因为在“两岸一家亲”表态上的一次反复,就骤然影响市民对他的支持度,可见两岸关系的议题已深入民心。即使是个地方首长,其对两岸议题的态度也会触动选民的神经。所以蓝营参选人丁守中声称,他只以柯文哲为竞选对手,而不把绿营决定自提参选人当回事。其中很大的原因,就是绿营否定“九二共识”,而柯文哲则对它保持开放(或权变)的态度,从而决定了谁才会是对手。

  一旦“九二共识”在台湾打下地基,马英九以“地方包围中央”的选举态势就将重演21世纪初的局面。当年是绿营扮演政治受害人,以悲情选风换下蓝营;现在风水轮流转,换上蓝营悲情登场,台湾选举也就是这么回事。但不同以往的是,这回“九二共识”将打开岛内选民的中国视野,使能以更广大的格局来看待政治与两岸关系,从而可能改进台湾的选风,并促进从政者的改革开放。

  其中关键,在于马英九和蓝营能否扬弃“独台”资本家思维,服从并整合好肯定“九二共识”的民众力量。也就是说,2020台湾选举或不再是蓝绿对决,而是“九二共识”与否的对决;马英九只是基于台湾体制的现实,作为肯定“九二共识”这一方的代言人而已。

  当然,这还有一个要件,就是马英九在2020年以前没被“褫夺公权”。现在台湾“九二共识”声势高涨,蔡英文当局的民众满意度却是大跌;因此,任何可能以“九二共识”在选举上对绿营形成威胁的对手,就必然会受到更大的威胁。据媒体报导,目前马英九涉及了“证券交易法”特别背信罪、“贪污治罪条例”图利罪等,样样不轻。回顾2007年时,马英九就因为台北市长任内的特别费使用问题,而遭到检调机关起诉“利用职务机会诈取财物罪”。在绿营当权下,检方再三上诉;直到马英九参选2008胜出后,最终无罪定谳,如愿“讨回公道”。

14日,马英九针对泄密案被判有罪,表示一定会上诉。(图源:台湾联合报)

  这样看来,如今承认“九二共识”的马英九,同时也背负据说总数是30年刑期的司法案件;那么,“九二共识”固是他的怀璧之罪,同时也将是他的平反之钥。

  

  如果马英九能脱困参选2020,将可从他的竞选团队观察他是否改向全方位的“九二共识”?是否扬弃“独台”资本家思维?从而评估他的竞选能量。当然,这毕竟是需要资金的选举政治,选举套路因而是有限的;为了胜选,只能在不烂与更好中寻求妥协。比如找郭台铭当副手,找洪秀柱当竞选总干事,请陈明忠任政见顾问之类。先争取胜选,再逐步改过迁善。

  至于善政为何?倒不是很难。照着蔡英文当局的四年教材反过来做,就基本无误了。

  虽然美国等外力的介入,在一定程度影响了马英九过去任上的作为;但这个部分在最近几年内,经过中美之间从东海到南海的较劲、从保钓到绕岛的巡航、从贸易战到台湾牌的博弈,以及中日关系回暖等变化,可以看出在将来日渐式微的趋势。

  总而言之,中国人自己的事情如何解决,由中国在世界上的实力和发展需要来决定。台湾和香港一样,是旧中国面对帝国主义入侵的前沿,台湾也将是新中国反击新殖民主义的前线。中华民族复兴进程中的这一里路该如何走好?帝国主义及其代理人会以何种形式来阻挠?“九二共识”会以什么方式在台湾落实?都构成马英九是否参选2020的因素。

张玉

责编:

视频新闻

  1. 最长情的告白 宝齐莱爱德玛尔系列新作 献爱520
  2. 魅蓝新手机获得入网许可 李楠暗示价格相当便宜
  3. 英雄联盟:众生平等的让帝又有了新buff加成,FNC要被安排?
  4. 确认过眼神,你我已经是路人
  5. 深圳香港公司注册优势和条件你都了解清楚了吗
  6. 老人将财产全部给儿子,患重病后女儿拒赡养……法院这样判
  7. 东营区二中胜园分校2017-2018第二学期第二次质量检测圆满完成
  8. 壶型解说:美人肩
  9. 贵州恒丰沦落榜尾 曼萨诺为高薪死撑 美女老总为何不敢痛下杀手
  10. 无人幸免!一代枭雄突然公布!谁也逃不掉!
  11. 给未婚女孩的忠告:如果做过这三件事后仍然相爱,那就结婚吧
  12. 红米Note成5口碑担当,网友:红米Note5真的好,水军真恶毒
  13. 悄悄告诉你《复仇者联盟4》是什么套路
  14. 本是周星驰助理,星爷临时让他客串个角色,却成为电影中惊艳之笔
  15. 清朝灭亡后废弃一制度,男人们对此心痛不已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gqzfd/sxfd/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ckdt/lqfsx/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gqzfd/wlhxfd/440.html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zsbfd/gdsxfd/54.html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gqzfd/sxfd/335.html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ckdt/lqfsx/32.html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gqzfd/wlhxfd/438.html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zhinan/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gqzfd/ywfd/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zsbfd/gdsxfd/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about/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zhinan/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zsbfd/dxyyfd/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ckdt/ckzx/668.html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zsbfd/zykfd/257.html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zsbfd/dxyyfd/140.html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stk/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ckdt/ckzx/
  • 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ckdt/ckzx/
  • http://http://www.gzyitong.com/html/ckdt/lqfsx/
  • ?094201.html
  • /975412.html
  • ?bpvtp.html
  • /whlmf.html
  • /652954/wipmr.html
  • /j7yc4/161626.html
  • ?0744g/4143.html
  • ?11266/1q29f.html